劣文:9 – 16

「由於時間關係,我就說到這裏」,這種機械蹩腳的中文,用清通的中文表達,是「限於時間,我就說到這裏」,或者「由於時間有限(倉促、不多、緊),我就說到這裏」。

「由於年齡關係,他已不再擔任教職」,這種機械蹩腳的中文,用清通的中文表達,是「由於年事已高,他已不再擔任教職」。或許有人要問,那「由於年齡關係,他不能報考公務員」你又怎麼說呢?簡單,可以說「由於年齡已過(過大),他不能報考公務員」。

不論文如「由於身體欠佳(抱恙、不適、染疾、難堪重負)」,還是俗如「由於身體不好」,都遠勝「由於健康關係」這種說法。

要表達「由於天氣關係,球賽取消了」,即使不想具體地說「由於下雨(下雪、颱風),球賽取消了」,也可以說「由於天氣不好(突變、糟糕、惡劣),球賽取消了」。

「在過去的十年中」無非直譯自英文「in the past ten years」,雖然無可厚非,但中文有更好的說法:「十年來」、「過去十年」。

「威脅說」蓋脫胎自英文字「threaten」,雖亦無可厚非,但有時也不妨用用「揚言」、「放話」。

「請對我們的服務進行評價」用在日常生活裏,過於機械,失之自然。若在普通場合,不妨說「請評價一下我們的服務」;在高級場合,為顯對方之尊貴,可說「有勞閣下評價一下我們的服務」。我想,飯菜做好了,叫人用飯,一般人不會說「大家進行吃飯」,都只說「大家吃飯」吧?

要表達「一次偶然的機會,我認識了朱教授」,講究一點,可以說「機緣之下(機緣巧合之下、機緣湊巧),我認識了朱教授」。

Advertisements

積非:user-friendly =用戶友好?environmentally friendly=環境友好?

「user-friendly」,中文曰「好用」、「簡便易用」、「使用簡便」、「使用方便」,非流行天下之「用戶友好」。此詞也,論其地盤,今已大矣,然食洋不化之人若廣其用,代「如意郎君」以「用戶友好老公」,吾亦不以為怪也。

附《韋氏英語辭典》對「user-friendly」的釋義: 「easy to learn, use, understand, or deal with」。

 

「environmentally-friendly」,或曰「environment-friendly」,「eco-friendly」,乃謂於環境危害甚小,或毫無危害,用堂堂正正的中文表達,視情形,可說「有利環境」、「無損環境」、「不傷環境」。至若「環境友好」此等說法,不倫不類,有辱中文,實在不宜使用。或問:「environmentally friendly」既然可指對環境有小小危害,如何可說「有利環境」?愚以為,中文與英文,其言下之意都是,倘若改用其他方法或產品,則對環境危害更大,故相較而言,可曰「friendly/有利」也。

附《牛津英語辭典》【1】與維基百科網站【2】對「environmentally friendly」的釋義:
【1】:「Not harmful to the environment.」
【2】:「Environmentally friendly or environment-friendly, (also referred to as eco-friendly, nature-friendly, and green) are sustainability and marketing terms referring to goods and services, laws, guidelines and policies that claim reduced, minimal, or no harm upon ecosystems or the environment.」

劣文:1 – 8

「請設置高強度的密碼,以確保您賬戶的安全性」這樣累贅蹩腳的現代話,大家已習以為常,但熱愛中國文字的人要曉得,傳統中文的說法是「密碼請設牢靠,以保賬戶安全」。

時髦人說「請向我們發送儘量詳細的電子郵件」,老派人則說「郵件煩請從詳」。由此看來,新不如舊。

廣告攔截軟件新版問世,其廣告詞曰:「1、更強的攔截效果;2、更少的內存佔用。」未免洋味太重。吾國語文,以後飾為常,故自然的寫法是「1、攔截效果更好;2、內存佔用更少。」

手機網絡通訊開關未開,打開微信,見提示一條,曰:「網路連接不可用」。此等鬼話,一望便知是「No Internet connection available」的極品譯文。我的網絡通訊開關能開能關,何以言不可用?其實,英文的意思無非是說,沒有連接互聯網的通道,譯成堂堂正正的中文,應是「網絡未通」。不嫌多幾個字,亦可譯成:網絡尚未接通。

在亞馬遜購書,亞馬遜說,若我選擇以平郵寄送書籍,則「需憑身分證在郵局領取包裹,請實名制下單」。實名制是一個三字構成的名詞,我不解在現代中文裏,何以可作副詞來用。為何不平實一點,說「以實名下單」呢?

「三十種不同的語言」就是「三十種語言」,「不同的國家」有時就是「各國」,不必盲從英文。

「要求和某人發生性關係」,這種行為,中文叫「求歡」。如果出言威脅或以暴力迫使某人就範,叫「逼姦」。

「給人以視覺/聽覺上的愉悅」,中文的說法是「悅目/耳」。

譯詞:9 – 12

we
英文裏,集體組織以「we」自稱,多半是為求簡潔。想想,兩個字母,就可代表「the Company/Hospital/University/Law Firm」等,且若用「we」,又可以短短三個字母的「our」代表「the Company’s/Hospital’s/University’s/Law Firm’s」等,何樂而不為?故即使在嚴肅的英文(如私隱條款之類)裏,作者也毫不避忌使用此詞。中文則不同,通篇「我們」,並不比「本公司」、「本院」、「本校」、「本行」(律師行)簡潔,且在嚴肅場合有失莊重,故此,遇到「we」,有時不妨用「本公司」、「本院」、「本校」、「本行」等譯之。

about us
英文用「About Us」而不用「A Brief Introduction to Our Company」,是為求簡潔。中文宜用「公司簡介」,甚至「簡介」,而不宜用「關於我們」,是為求莊重典雅。總之,中文自有中文之法度,大可不必以英文為尚,處處亦步亦趨。

另:英文用「overview」,中文仍可用「簡介」,不必勞動「概述」這種學術味道濃厚的詞。

you
如上所言,中文自有中文之法度。譯文通篇「你」這「你」那,「您」這「您」那,讀來必定味同嚼蠟。如果「you」在文中就是指特定一類人,譬如學生、顧客、訪客等,則不妨逕以「學生」、「顧客」、「訪客」譯之。

prospective students
香港中文大學譯作「擬報讀學生」,甚善——亦可譯作「擬報讀生」。同理,「prospective employee」可譯作「擬應徵者」。

譯詞:5 – 8

typotype
筆寫錯字叫「筆誤」,口說錯字叫「口誤」,鍵盤敲錯字當然叫「鍵誤」。鍵誤者,typo也。按漢語規律,「鍵」可轉作動詞,故「type your name in the box」可譯作「在框中鍵入你的姓名」。

FAQ
「FAQ」,一般譯作「常問問題」和「常見問題」。「常問問題」不算壞,可「常見問題」則總令人覺得詞中「問題」不是question,而是problem。依我之見,此詞不妨譯作「問答集」。或問:「『 frequently』何在?」我答:「君何獨見此,而不見英文之有問無答哉?言語固非精密之物,中英相同,但習慣相異耳。」

dependant(英)/ dependent(美)
官家以「被供養人」譯此詞,不僅累贅拗口,而且所用被動式有害文意,令人覺得,此人未必不能獨立謀生,接受供養,實因被迫(譬如子女不許老父工作),而非出自本意。如果我們講究一點,不妨譯作「倚養人(者)」。倚養者,無力謀生,倚人而受養者也。順便一提,「被保險人」一詞亦不若「受保人」妥帖。

still wine
酒蛙網站曰:「Still wine is a type of table wine that is absent of any carbon dioxide which is what makes them still, not bubbly, sparkling or fizzy.」中文講究對仗,既稱「sparkling wine」為「起泡葡萄酒」,則「still wine」,宜以「無泡葡萄酒」稱之。若拘泥英文字眼,稱其為「平靜葡萄酒」,則下策也。

赤文:1 – 5

解放後、新中國成立後
民國時代,雖然時局動蕩,兵荒馬亂,言論學術卻自由空前。中共秉權之後,罪惡昭彰,罄竹難書。姑不提一日數驚之毛時代,即在如今所謂「盛世」,我大陸國民仍然命若犬羊,飽受愚民宣傳、言論管制、司法腐敗、暴力維穩、苛捐重稅、強拆血拆之苦,不知所謂「解放」之說、「新中國」之說,從何談起。所謂「解放後」、「新中國成立後」,實則「(大陸)淪陷後」或「中共秉權(建政)之後」。若懼犯諱,可言「一九四九年之後」、「鼎革之後」。

民警
中共令人惡心者之一,是視人民如螻蟻,卻處處把自己與「人民」強綁在一起,譬如:不稱縣政府為「縣政府」,而稱「縣人民政府」;不稱法院為「法院」,而稱「人民法院」。凡此種種,不一而足,猶如某流氓強搶得一女子,日日百般蹂躪,逢人卻娘子前娘子後,似乎呵護備至。此種稱呼,本已惡劣,然更有甚者:「警察」一詞,先是變成「人民警察」,現則一律簡化成「民警」,令普通百姓防不勝防,難識其醜,而得流行極廣。警察者,人民之警察乎?非也,中共之警察也!平心而論,警察中不乏正義之士,然助紂為虐者,恐亦不少。無論如何,任一職業,其聲譽應由其所有從業者共同爭取,政府不應冠以偉詞,企圖藉宣傳之力尊崇之。

家裏經濟條件不好
言一家之貧,中文的說法是「家貧」、「家境貧寒」,俗點可說「家裏窮」,委婉點可說「家境不好」,大可不必勞動「經濟條件」這樣的大詞。若言家境一般,中文可說「家境一般」、「家僅中資」。

遺體告別儀式、參加遺體告別儀式
近年,「喪禮」一詞幾乎已在大陸媒體絕跡,取而代之的是「遺體告別儀式」,余甚惑之,莫非中國人之喪禮,如今只存一個所謂「遺體告別儀式」,而弔喪之人,則只跟遺體簡短告別,就辭別喪家?官家之喪禮,余不得而知,然民間之喪禮,尚未簡省至此也。雖然,官家喪禮即使只存此一儀式,仍可名以「喪禮」,但是,既然官家鍾情「遺體告別儀式」一詞,不妨成全之,供其專用,而庶民用典雅的「喪禮」即可。

至於官家所謂「參加遺體告別儀式」,不外向死者遺體「致哀」。庶民去喪家,會向死者靈位(或其遺體)致哀(「弔」之本義),若係喪家親友,則還會慰問死者家屬(「唁」之本義)。官家者,馬列黨徒,粗鄙殘忍,大可不守中華禮儀,去「參加遺體告別儀式」,然庶民切不可有失於禮,應「致哀」、「弔唁」。其他可用詞語有:「弔喪」、「往弔」。

附:
弔喪:慰問喪家,祭奠死者。
往弔:去(喪家)弔喪。

老幼病殘孕專座
在文明社會,「老幼病殘孕專座」此等污人耳目的詞語,絕不會出現在公共語文中,必名之以「愛心座」、「博愛座」。

積非:retail/wholesale bank=零售/批發銀行?

詞無定譯,應視語境而擇用,以達意為先。譯人一忌罔顧語境,見某詞,輒必以所謂「標準譯法」強譯,二忌慵懶敷衍,當查辭典而不查,否則,譯文往往詞難達意,令人不知所云。「零售銀行」與「批發銀行」兩個譯名便是例子。

「零售」,零星售賣也;「批發」,成批售賣也。若曰售賣,普通服務(如翻譯)可以售賣,唯獨銀行之服務不可曰售賣。為何?銀行提供的服務種類繁多,以最常見的幾種服務為例,客戶貸款,即使利息可看作「售賣」貸款服務的價格,客戶存款該當如何解釋?存款,銀行是反過來給客戶利息的。再者比如開戶,銀行「售賣」開戶服務,所謂「零售」,是否指開一個或幾個戶頭,而「批發」,則指開百千個戶頭呢?

其實,所謂「retail」、「wholesale」是就款額而言。前者是就小額而言,後者是就巨額而言。款額標準之高低決定其服務對象不同,前者是服務個人,後者則服務企業、基金、政府機構等,有文為證:《朗文辭典》曰,retail bank乃「a bank that provides services to individual customers rather than to businesses or large organizations」;http://community-wealth.org網站曰,wholesale bank乃「a bank that is not in the business of extending home mortgage, small business, small farm, or consumer loans to retail customers」。又,《維基百科》(鏈接一鏈接二)曰:「Retail banking, also known as consumer banking, is the provision of services by a bank to individual consumers, rather than to companies, corporations or other banks.」又曰:「Wholesale banking is the provision of services by banks to organizations such as Mortgage Brokers, large corporate clients, mid-sized companies, real estate developers and investors, international trade finance businesses, institutional customers (such as pension funds and government entities/agencies), and services offered to other banks or other financial institutions.」因此,愚以為,「retail bank」、「wholesale bank」,宜以「小額業務銀行」、「大額業務銀行」譯之。若加精簡,可譯作「小額銀行」、「大額銀行」。

補訂:
retail bank的客戶主要是個人,wholesale bank的主要客戶是企業,因此亦可考慮用主要服務對象命名,稱兩者為「個人銀行」、「企業銀行」。